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智能家居-电脑知识网
电脑资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时间:2022-07-05 11:00:38出处:[ 互联网 ]-电脑资讯网

三四年前,国内投资半导体的专业投资人可能还不够凑一桌饭。2021年,已经可以评选Top100半导体投资机构。

半导体投资热潮下,国内半导体公司的数量也呈现爆发式增长。甚至有人感概,近几年国内芯片创业公司的数量,就像摩尔定律一样,疯狂的时候每半年增加一倍。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2022年,半导体的投资人们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一级市场太贵,二级市场持续下跌,投资越来越难做。创业者们也体会到,曾经只要和芯片相关,团队不错就能获得融资,今年开始已经明显感受到压力,投资人开始计算投资回报了。

在国内半导体投资正在迎来寒冬,全球半导体产业迈入下行周期的背景下,中国半导体产业也正在酝酿一场并购。

芯谋研究承办的IC NANSHA“2022中国·南沙国际集成电路产业论坛”上,多位投资人都表示,希望创业者们能放平心态,积极参与到并购整合中。

作为芯片产业发展关键的因素之一,资本又应该如何成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第三极的推动力?

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半导体行业在美国硅谷是个夕阳行业,但在国内却是个新兴行业。在硅谷做芯片创业很难获得投资,在国内却很容易,这是众多半导体从业者对近年来国内芯片产业最大的感触。

但2022年,无论是国内还是全球,半导体行业都迎来了拐点。今年4月开始,国内芯片的销量出现了显著下滑,国内上市的电子板块也出现了大幅调整。国内芯片设计和封测龙头公司汇顶科技和长电过去一年间股价腰斩。新上市的芯片公司股价破发的现象频发。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二级市场持续下跌,一级市场又太贵,这种倒挂的情况就像是面粉比面包贵,芯片投资越来越难做,以前的Pre-IPO投资吸引力也大幅下降。

“一级市场的估值有刚性,一般来说A轮以20亿估值融资,B轮不可能以18亿估值来融资,这就会导致僵局的出现。”粤澳半导体产业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刘丹说:“如果企业还在融资烧钱的阶段,融不到钱就可能面临经营困难的问题。要警惕全球半导体下行周期,虽然国内半导体行业的寒冬不一定会到来,但做好准备总没错。

半导体行业具有周期特性,一般每几年就会经历一轮需求爆发、涨价、扩产、放产能、需求萎缩、过剩、价格下跌的周期,全球半导体产业可能在近两年走入低谷。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华登国际合伙人王林用“资本寒冬”形容现在半导体产业的投融资市场。

“我同意资本寒冬的观点,很多国内芯片新创企业再找投资很困难。”武岳峰资本合伙人熊泉同时表示,“一二级市场倒挂时间也不会很长,反过来看这也是一个发展的好机会。现在有一个合理的估值点,投资放慢心态,产业机会可能更大一些。”

资本寒冬,可能会让面临经营困难的公司寻求并购整合,这也将引发国内半导体行业的并购潮。

中国半导体并购潮将到来

纵观全球半导体产业,每个领域都有几家龙头公司,比如PC处理器领域的intel、AMD,手机处理器领域的高通、联发科,但这些公司都经历了几十年的成长,期间也有多次并购才慢慢成长起来。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我认为国内的芯片公司也应该是这样,慢慢需要大家能够报团取暖,毕竟大公司有更多资源。”中芯聚源合伙人张焕麟认为,“要成长为大公司是很难的事情,小公司如果能和产业以及大公司结合,不仅仅是签战略协议,而是深度绑定,有资本和股权的结合,成为一家人,形成合力,会对公司的发展非常有利。”

王林也表示,“我在不同场合号召大家要抱团取暖,海外资本市场的整合早就开始了,国外半导体公司在做大做强,国内也应该整合资源,把研发力量聚在一起,强强联合。我们也号召华登投资过的企业能够整合。”

刘丹也判断,随着产业的发展,群雄并起,会形成几个大的产业平台,这是产业规律。产业整合和并购的机会也非常值得关注。

至于国内半导体并购潮是否会很快到来,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与多位投资人和业界人士交流发现大家判断不一,有人认为最近几年就会发生,也有人表示不会很快到来。

熊泉给出了一个相对明确的判断,他认为两年后国内半导体并购可能会有一个大的发展。

从投资人的角度,大家都意识到了小公司要和大公司一起成长,并购也有利于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但国内半导体产业要出现并购潮一个不可忽略的阻碍是创始团队。

芯原股份创始人戴伟民说,“国内大家都想做老板,要放下,希望看到更多的并购。”

这也是多位投资人对芯片公司创始人的建议。“要拿得起,放得下。”张焕麟说,“我认为,从创始人的角度,上下游绑定更利于企业的发展。从投资人角度来也一样,从产业资本角度、财务资本角度大家一起合力支持。”

警惕国内半导体资本寒冬

资本应该如何支持国内半导体第三极的发展?

资本作为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三大要素之一,对于想要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第三极的南沙和粤港澳大湾区,需要针对粤港澳大湾区和广州南沙的特性有针对性的投资。

第三极不是第三的意思,而是互补的概念,粤港澳大湾区要发挥市场优势。”熊泉表示。

整体看,粤港澳大湾区集成电路发展的特点和中国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的特点很像,那就是应用集中地。

粤澳半导体产业基金合伙人李进先指出,“大湾区过度市场化、过度开放,但集成电路产业相对在制造端周期长、投入量大。从粤澳基金角度,我们可能需要在制造端和封装端进行资金和资源的比较重度的投资。

“从大湾区发展芯片产业链角度,新增晶圆厂和封装厂的项目是未来整个行业发展的重要领域。”李进先同时表示。

最近几年,南沙大力推动集成电路产业集聚发展,引进培育了芯粤能、芯聚能、联晶智能等一批龙头企业,在国内率先实现宽禁带半导体全产业链布局,初步形成了覆盖宽禁带半导体设计、制造、封测、材料全产业链完整生态,建设约1.97平方公里的集成电路产业园,设立规模21亿元的广东省半导体与集成电路风险子基金。

政策也将和资本一起推动南沙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雷峰网在IC NANSHA“2022中国·南沙国际集成电路产业论坛”上了解到,南沙制订了《广州南沙新区(自贸片区)促进半导体与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扶持办法》(即“强芯九条”),从重大项目落户、企业融资、完善集成电路产业链、补贴企业生产性用电、支持企业开展车规级认证等9个方面进行扶持。如,对新引进的集成电路制造类企业给予总投入10%、最高3亿元落户支持;按照企业建设公共服务平台的实际投资额30%,给予最高3000万元一次性补贴;按照企业实际流片费用50%,给予最高2000万元补贴。

另外,国务院发布的《南沙方案》也赋予南沙三项重磅财税政策。

想要在如今的半导体产业找到一条全新的赛道很难,但可以打造差异化,有政策和资本支持的粤港澳大湾区,或许是半导体人才和企业的一个好选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