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成立「机器视觉军团」,华为安防背水一战-智能穿戴-电脑知识网
电脑资讯网—专业手机电脑知识平台!

新成立「机器视觉军团」,华为安防背水一战

时间:2022-06-02 17:15:48出处:[ 互联网 ]-电脑资讯网

5月26日,华为在深圳坂田举行第三批军团/系统部组建成立大会,新成立5大军团/系统部。

第三批五个军团/系统部分别是:数字金融军团、站点能源军团、机器视觉军团、制造行业数字化系统部和公共事业系统部。

是的,原机器视觉产品线变为机器视觉军团。

掘金志从多方信息得知,机器视觉军团团长可能将由华为云中国区总裁洪方明担任,尚不知晓原机器视觉产品线总裁段爱国的任命情况。

新成立「机器视觉军团」,华为安防背水一战

一、5年3次换帅,安防产品线多次调整

2020年,是公认华为大举进军安防的元年。

当年,华为在安平系统部之外,成立了智能安防产品线,由石冀琳负责,后者现任华为云副总裁、华为云全球Marketing与销售服务总裁。

同年6月,华为智能安防产品线在德国推出了五款星系列摄像机,并且喊出了“软件定义摄像机”的口号,在行业里掀起软件定义的新浪潮。

石冀琳之后,华为安防迎来“段爱国时代”。

2019年,段爱国出任智能安防产品线负责人,并于当年9月在华为全联接大会喊出了那句令行业惊颤的口号:“ 听友商说华为要退出安防?我在这里强调一下,华为不做到第一不会退出!”

2020年初,华为智能安防产品线更名为“华为机器视觉”,由段爱国担任总裁。

至今,华为机器视觉变为机器视觉军团,由洪方明担任团长。

伴随着一把手的变化,华为安防产品线也经历了多次部门调整。

2020年之前,华为机器视觉一直归属于企业BG,后来调整到了云与计算BG,但在2021年4月,华为裁撤云与计算BG之后,机器视觉产品线又回到了ICT产品与解决方案BG。

此次成立的机器视觉军团,按照华为此前军团的定位,与华为企业BG等属于同一级别,意味着华为安防的又一次深刻变化。

二、华为安防里的云基因

公开资料显示,洪方明1998年加入华为,历任中国网通系统部副部长、罗马尼亚代表处副代表、中国地区部陕西代表处代表等职务,并于2020年10月担任华为云中国区总裁。

前面已经提到,在段爱国接受智能安防产品线之后,原负责人石冀琳出任华为云副总裁、华为云全球Marketing与销售服务总裁。

2020年,在改名机器视觉之后,整个业务线被调整到了云与计算BG,这与华为安防的云化策略息息相关,其提出的“一云一湖一平台”战略,也正是通过云与数据湖来构建平台,解决碎片化场景问题。

正如段爱国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碎片化意味着多系统,这些系统像一个个烟囱,全是数据孤岛,而进入新时代,数据成为生产资料,算力成为生产力,需要联通、共享、汇聚,才能产生更多价值。”

其言外之意,便是通过云来打通这些“烟囱系统”,碎片化难题也在云和数据的化学作用下消解掉了。

一位安防行业人士表示,原来华为机器视觉从企业BG划到云与计算BG,是想“相互借势”,机器视觉产品线获得云的支持,而云则通过这条线来拓展营收。

可以说,华为安防里面,刻着云的基因,同时承载着云的理想。

如今,若消息属实,在段爱国执掌安防产品线3年之后,该业务最终又将回到了具有丰富云经验的洪方明手中,是回到原点,还是新的起点,仍未为可知。

三、成立军团,华为安防要背水一战?

在华为有一条不成文的约定,对各部门的领导考核以三年为期,如果业务没达标, 那么原部门领导将被调离,或换帅,或改编整个部门。

从华为安防这三年来的业务来看,成绩并不理想,此前喊出的“行业第一”的口号,现在看来已不可能实现。因此新的军团由洪方明掌舵,或许正在情理之中。

华为素有军团传统,用任正非的说法,军团作战的作用是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

对商业成功负责,意思是军团要以销售收入为中心,一切为了“多打粮食”。但一位长期关注华为安防业务的业内人士表示,负责的另外一层意思:军团打法如果失效,业务仍然没能做起来,那么这条业务线可能会被裁掉,也可能被打散至其它部门。

因此从某种角度讲,成立机器视觉军团,是华为安防“最后的倔强”。

其结果,等待时间验证。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雷峰网

相关推荐

  • 华为云回应大面积宕机:部分主机异常 目前故障基本修复
  • 华为云突发大面积崩溃 网友炸锅:快撑不住了
  • 连续4年 华为桌面云稳居中国第一!
  • 任正非:华为云不可能简单采取阿里、亚马逊道路 有所为有所不为
  • 业界首个!华为发布华为云UCS:百万级节点协同管理
  • 华为云宣布打造首个虚拟数字人云笙 还开了微博
  • 《长津湖》成中国电影票房冠军:华为云提供万核渲一图算力
  • 首颗云原生卫星升天!华为云云原生首次在太空验证
  • 互联网巨头「云」的至暗时刻:内卷、降权、大客流失
  • 2022 云巨头“生态革命”第一步:降返点、压转售、争夺话语权